好在金陵这个故事的梗概是有事实依据的,我们可以看到下九流的妓女们

我不提什么逻辑错误和各种人对平等的看法。我只想说这部作品给了我震撼,虽然几乎没高潮,没有哪个地方震撼,是整部看完的震撼。一个外国人就是为剧情服务,没有什么出彩。主要秦淮妓女的精神让我看出了,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都是该被信仰的神,也就是人文主义的核心,不论身份地位和教育程度。生活中不该低看任何人,每个人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的生命和自由都该被肯定。

    金陵刚上映的时候,和还是男朋友的老公去电影院观看,记得当时有两三部电影比较感兴趣可供选择,我还是不明智的选择了《金陵十三钗》,倒不是说这部影片让我觉得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如何不值,而是因为,看完整部电影,我的心情一直都好不起来,胸口被什么东西沉沉的压着。
  面对很多人各种偏激的极端评价,我只是想淡淡的说一句,这是一部电影,对的,是电影。不是纪录片,也不是科教片,是一部有商业运作的,需要耗费大量资金,同时投资方和制片以及演员导演都需要通过这部片子得到一些回报的商业电影。所以,不要假清高的在这里批判这部电影太商业化,太不现实,剧情太虚构等等。这是一个需要得到荣誉肯定需要谋取商业利益需要表现自我的导演有良心的艺术创作,你要求他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商业化的娱乐社会里拍出什么样的影片才能满足你自命不凡的心理。当然,我不是要一味的来吹捧这部影片和这个导演,所有的影片都会收到这样一个效果,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它也的的确确是有一些瑕疵,即使是人民币,也不是人人都喜欢的。
  电影这种艺术形式,某种概念上是影像的扩大和事件的故事化好吧。好在金陵这个故事的梗概是有事实依据的。于是又有人会来纠结这个事实如何如何,没有经历战争的我们这一代,是根本不能体会和想象战争的残酷的,所以,不要再用你不诚实的目光去衡量那一段历史在这部电影的部分演绎,没必要,不要太苛刻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在那样一个历史背景和现实下,在那样一个残酷的生存环境下,所有的关于生的希望是那么的可贵却渺茫。整个南京城甚至整个中国都被一种屈辱和悲痛的氛围笼罩着。我们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是无助的。可是人的求生欲望是与生俱来的,这种对生的渴望是平等的。所以,放弃生选择赴死就是伟大的。
  而在这部影片里的两部分群体都是极其渴望生的,一边是风华绝代的金陵美姬,在南京沦陷前,她们尽可能享受着生活,尽管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致使她们沦落到这样一种境地,但是导演给了她们很多无奈的理由,可是我们都知道,这样一群女人,对生是多么的珍视。另一边,是生命刚刚起步的女孩子们,她们对生的渴望和对死亡的恐惧,毋庸置疑。
  这不是一部所谓的保护处女的影片,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观众会萌生这样一种变态心理,认为导演的别有用心。为什么,有这样心理的人们看不到,那只是一群10几岁的未成年的教会的女学生,是一群对这个世界对很多事情还不存在概念甚至不知道性为何物的女孩子,来自以为所谓高尚的叫嚣着同情妓女。导演没有表达妓女代替女学生是多么理所当然的,导演也没有表达妓女的牺牲是多么应该的,只是在那样的情形下,没有别的更好的方式,那样一种选择是多么无奈的多么让人心里憋屈的。那些她们化妆成女学生的片段,那些她们的莺莺燕燕,那些她们的美好,恰恰都是导演在告诉观众,她们虽然是一群妓女,却是分外美好的并有着高尚的道德品质的一群人,她们美丽、善良、可爱、可敬。
  那些女孩子们,在他们眼中不是处女不是处女膜,而是孩子,是不能忍受被践踏的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孩子。我想不论是谁,看着那样一群女孩子,遭受蹂躏都会分外屈辱,包括那群妓女。所以,只看到保护处女和处女膜的各位,你们的情操真的还不如那群妓女。
  在那样一个环境下,面对那样一群残暴的日本军人,每一个中国人,每一成年人都在为保护我们的含苞未放的女孩子们,付出自己的一切,但是偏偏有些人就看到了处女和处女膜,何其可悲。
  是的,在那个年代,以及在中国长长的历史中,处女和处女膜都是一个民族沉重的包袱,每个人都将此看的重过生命似的,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所以,女学生才会想要集体自杀来保证自己不会被蹂躏,对于经历了一次那样可怕的场面的她们来说,这对她们来说也许真的是一种解脱。但是,去赴那样的一场约,不仅仅是被蹂躏失去什么处女膜那么简单,有去无回是心知肚明的结果。她们无力反抗。但是,难道任由她们自杀或者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送去蹂躏就是对的么。
  有人说,女学生在妓女们提出代替她们去的时候,没有拒绝,只流下两行清泪,拜托,人家不想被蹂躏选择死你们不让死,你让人家肿么办啊?
  电影不是宣扬处女情结,更不是所谓的歧视妓女,非得跟什么歧视什么偏见扯上,实在有点一厢情愿了,为什么不能看看影片中,那些萦绕着美和善的一面,那些在困境中的人们的挣扎,为什么不能直面那段历史中,我们的屈辱,对于妓女还是孩子的选择,是无奈而心酸的,是不得不做的妥协,不是抛弃妓女选择处女这么肤浅的东西啊。

昨晚,看完《金陵十三钗》之后,媳妇问我:“如果有东京大屠杀,你会去吗?”我知道,这是在看完这部压抑的电影之后所需要释放的情绪:仇恨、愤怒、恐惧、伤痛…我想了想回答:“不会。你愿意看到你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事情吗?那是战争对人性的扭曲,我做不到。即使有仇恨。”
我认为,张艺谋是一个出色的商人,他知道观众需要和喜欢看什么,知道那个沸点在哪里。以民族情绪的释放作为商业电影的支撑点,长期的爱国主义教育总能使国人对此类电影产生深深的共鸣,南京城堆放的一具具裸露的尸体、刺刀残酷的刺向掩体里躲藏的平民、追逐教堂里躲藏的女学生并大喊这这里有处女、将妓女绑在椅子上轮奸并枪杀,这一幕幕血腥屈辱的场景,让男人无颜或愤怒,让女人悲伤或恐惧。
所以,《金陵》的背景选择是成功的,至少国内市场是这样。
我们可以预见,爆满的场次,飙升的票房会让他赚一个盆满钵满,然而,我们不能狭隘地说,张是一个发国难财的商人或导演。我们难道不能从影片中得到任何反思吗?!
妓女们无疑是这部电影中最可爱的人。张对她们刻画得十分饱满。从满口脏话毫无顾忌的进入教堂,到在地窖躲藏,打着麻将弹着琵琶逗着猫,再到自私自利有口无心的挤兑国军,我们可以看到下九流的妓女们“商女不知亡国恨”的写照,她们要的只是生存。从为了给死去国军弹一首琵琶曲而冒死回到妓院寻找琴弦,最终被日本兵轮奸致死,到为了挽救女学生情愿牺牲自己代替她们去赴宴,在地窖中唱出《秦淮景》的挽歌,再到上车赴宴时的决绝,以及最后一名妓女由于害怕突然反悔而又被神父重新劝上车的细节描述,我们可以看到正是这群以出卖肉体为生的女人们的勇气,也许她们是为了洗刷“商女不知亡国恨”的耻辱,但更多的是她们在经历最底层形形色色人生后的坦然,她们要的是尊严。
国军无疑是这部电影中最可爱的人。正如许多人说的那样,这部电影中终于没有了共军的身影,是让人欣慰的。我们可以看到,国军在可以逃出南京城和暴露自己挽救女学生之间的选择是多么坚定,这不也是一种牺牲吗?只是和妓女的表现方式不同罢了。我们可以看到,国军在面对日本装甲车时的无奈,以人肉爆破的方式来换取对方的装甲车,而战争的胜利是可以拿人肉爆破换取的了的吗?这是国家孱弱、军事孱弱的无奈。我们可以看到,在妓女们揶揄国军没种时,他们默不作声的悲痛,他们无法去辩驳,只能恳求给将死战友一个暖和点的地方。而最后,那名国军暴露自己来保护教堂里的女学生,并以死相争时,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都会被震撼,这是民族在绝境时的不屈。
学生们无疑是这部电影中最可爱的人。她们为了不暴露地窖中的妓女而选择牺牲自己,她们为了不去赴宴而宁愿选择集体跳楼来抗争,她们在妓女们代替自己赴宴后的不忍以及那句真诚的姐姐,包括那名小男生甘愿男扮女装换取同伴的生命,她们是中国平民最纯真朴实的表现。那群妓女浅浅吟唱出的《秦淮景》,让她们选择活着,同时被赋予了重重的使命。
张对电影中细节的把握,让我们看到了不同中国人人性中的魅力,而不仅仅是那些劣根性。也请原谅我,不想对冒牌神父做过多的评价,我认为那只不过是为了单纯的迎合美国式英雄主义的价值观。
最后,这部电影让我想到了莫泊桑的《羊脂球》,如果这群女学生换成另外一批人,另外一批处在社会高级阶层的人,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她们会不会在被妓女们救赎之后做出嗤之以鼻的嫌弃的表情呢,她们会不会根本淡忘被最卑劣的人救赎过?
不得而知,因为这只是假设。

可是本电影的主旨我感觉是说女学生的清白比妓女的重要的多,这违背了人文主义精神,如果只是普通接客,妓女可以替带学生,可是明知道去了不只是陪人简单发生性关系,还是要替女学生去,这就是主观认为妓女的命没有女学生贵,根据那时中国的观念,歧视妓女可以理解,但是到了最后上车只有一个怕了,还是欠真实。中国自古以来就是歧视较多的民族,要不妓女们也不会那么想急于洗刷自己的名声,可是歧视到只能用生命洗刷,那对于我们的民族就是一种悲哀了。人人平等任何国家都做不到,可是人人生命平等是一个不高的要求,我们现在的世界也在提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