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国产恐怖片,马凯回忆最长的一次为了一个镜头他们排练了足足11个小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水原瓜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2016年,西宁FIRST影展上有一部小成本的国产恐怖片脱颖而出,仅有两场的放映座无虚席,还收获了“最佳艺术探索奖”和主席王家卫的称赞,成为当年影展上名副其实的一匹黑马。

马凯:拍恐怖和喜剧。我自己很喜欢喜剧,我想尝试一下把喜剧和恐怖结合在一起,它会怎么样。

伪纪录片视角步步逼近人物,在手持摄像机的剧烈晃动中,两位大学生深入山东农村经历灵异遭遇牵引着观众经历一个又一个心理的起伏,破败的农村风貌,朴实的语言,不加修饰的画风更加剧了影片的恐怖气氛。有人直接在影院里尖叫起来,这让在暗处观察的马凯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此前几个月的评审阶段,马凯已经陆陆续续从网上看到了参评影评人对于《中邪》的评价。知名影评人、《中国新闻周刊》主笔杨时旸在其影评文章中写道:

迷信、乡村、算命、神婆、招魂……这些中国传统的元素让观众觉得有很强的代入感。尤其是影片中乡野里杂草丛生的孤坟,挂着红灯笼的自建房,水泥坯的白墙,更让人感觉这就是中国某个乡村发生的真实故事。

图片 1

在《中邪》之前,马凯曾4次尝试拍摄自己的恐怖短片,但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效果与设想的相距甚远,连剪都没剪。
 
对于恐怖题材,马凯有种几近疯狂的痴迷,他几乎看遍了国内外的恐怖片,看到最吓人的地方他总是会暂停一会儿,“好好享受一下那种被吓的感觉”,一有钱就想自己也拍点“吓人的东西”。
 
“我一般要是穷得实在疯了,就去跟组,跟组演员,一个月大概有三千块钱,跟上三个月,我就能存下将近五六千,就去拍短片,要么就跟两个组,存点钱就去拍、存点钱就去拍,大概就这么过来的。”
 
《中邪》的筹拍源自马凯和制片人孙德强的一次闲聊,他们本打算合作拍另一部短片,偶然间聊到了以1.1万美元成本揽获2亿美元票房的《鬼影实录》,马凯立刻想到他儿时在山东农村听到的各种有关算命、“仙儿”的传说,两三年前,用算命做切入点拍一部短片的想法曾马凯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用低成本的方式,加上中国农村的特色元素,“这类型的片我也能拍!”
 
拿着制片人借来的5万块钱,花了十几天写了脚本,攒了平时在横店演戏的几个朋友,《中邪》就此开拍。马凯去到临沂农村实地探访当地的“神婆”,他挑选了一个废弃的山庄,山庄外就是清代的乱坟岗。马凯笑着回忆这一切,既满意又感慨,这十几天的经历,“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近几年中国恐怖片一直抄袭韩国,抄袭日本,抄袭泰国,其实没有出现过真正表现出中国元素的恐怖片。”横漂马凯作为一个资深恐怖片影迷,把他的脑洞付诸作品,他没意识到自己就这么突然红了,直到影展的交流会上他看到向他递来名片的众多双手,直到他回到横店开始有不太熟的人在路上跟他说:“马导,恭喜恭喜!”,直到他开始收到各种媒体的邀约。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我问马凯,横漂马凯和青年导演马凯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他答:“横店的马凯就是吃着一桶泡面过年。但今年,大概不会了。”
 
此时的马凯坐在景山某条胡同闹中取静的二层小屋里,准备重新剪辑《中邪》。获奖后《中邪》的版权被腾讯影业买下,有望在重新包装和制作后登陆院线。
 
导演马凯的下一个脑洞?

全片设定为两个学电影的大学生——丁鑫和刘梦去农村拍摄纪录片作业。他们跟随着神婆去进行“还人”仪式,结果却拍到了异常诡异的事……

马凯:我是很想,之前FIRST也有邀请我拍短片,但是因为我的策划案达不到一些标准,他们要求是特别严格的,不会因为你之前拿到什么奖就给你开绿灯的,还是以剧本创作为中心。

特约的活儿并不是每天都有,马凯说,相比那些在横店混的风生水起的横漂儿,他交际能力很弱,大多时候一个月的收入在1500左右。
 
“几年下来,我发现(做演员)想出来太难了,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就尝试向幕后转,写写剧本,拍拍片子,”没有科班基础的马凯,完全是通过自己在片场的观察和数年积累的看片量自学,“我给自己有个规定,上午看剧本,下午看一部片子,晚上再看两部片子。”

第二天《中邪》的官方微博发布声明:因技术原因,决定更改放映档期,导演马凯也转发承认影片确实已经撤档,并呼吁大家抵制盗版,期待影片的回归。

凤凰网娱乐:那你之后还会和FIRST进行更多的合作吗?

“有过担心,First(影展)刚结束那一段时间就特别担心,我就在想,我下一部怎么拍,把你抬的那么高,我下一部怎么写,纠结了好长时间,就觉得不敢写了,不知道怎么拍了。但后来就就想通了,我就拍我理解中的那种类型片,或者说我对于影像的理解,我把我认为最好的拍出来就OK了”

这部电影就是——《中邪》。

凤凰网娱乐:拿了奖之后,会不会给你接下来的创作造成一些压力?

拍《中邪》的时候,横漂马凯和他的剧组也遭遇了一系列邪门的事:
 
先是制片人开车时差点撞死一个行人随后缠上了官司,然后约来的一位演员在赴片场的路上突然胆结石病发无法参演,接着,马凯发现由于收音设备故障,拍摄前四天的素材都无法使用,再后来,男一号在拍一场夜戏的时候失足从一座桥上跌入乱坟岗,摔断了腰……
 
“我们每天都烧香,唯独那天下着小雨,我们没烧……反正似乎和我们这片扯上点关系的人都得出点事,”导演马凯说。
 
是的,花费7万(其中2万为主演医药费)、经历了18天回忆起来怎么都有点邪门的拍摄之后,这部有着粗粝质感和凄厉恐怖氛围的超低成本恐怖电影《中邪》让横漂马凯成为了导演马凯。
 
今年7月,《中邪》在第十届First青年影展上放映,一举成为影展上的“爆款”,并斩获该届影展“最佳艺术探索奖”和第十届FIRST豆瓣影评人选择奖。仅有的两场放映现场座无虚席,有观众甚至宁愿挤在过道上,也一定要经受一下马凯从山东临沂带出来的“中国农村版《鬼影实录》”的惊吓。

5万,18天,8个人的小团队,这样的条件在中国想要拍一部能上银幕的电影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但马凯办到了,他用超低成本拍出了一部让人耳目一新的恐怖片。从此,群演马凯变成了青年导演马凯,他获得了更多自己做电影的机会。执导过《心迷宫》的FIRST青年导演忻钰坤更是盛赞,《中邪》会是国产恐怖片的一个里程碑。

凤凰网娱乐:这次还请到了金牌剪辑师孔劲蕾老师,她对于这部影片有什么样的帮助?

10多天里,他每天只能睡3小时,“不好受,真的不好受,太兴奋了,兴奋到你睡不着觉。”
 
这一切确实发生的太快,《中邪》的走红像一只有力的大手,生生将马凯从他曾经的横漂生活中拽出去,那种怀着演员梦、偶尔接接做有一两句台词的“小特约”的活、得空就窝在家里看剧本看电影的生活,马凯过了近五年。
 
“你知道群演和特约的区别么?群演就是站在那儿不动,一句话都没有,说话的就是小特约。有一句话的一般就是两、三百块钱,我就是属于这种的,”五年前,马凯瞒着父母悄悄来到横店,那个时候他突然强烈地想当演员,可考了一圈电影院校都没能如愿,只好在某宝上买了张假证骗父母自己去上大学了,只身来到横店成为了穿梭在各个片场中寻觅机会的一份子。

图片 2

马凯:没有特别难忘的,因为他们整体给人的感觉都差不多,而且我觉得他们都是假的,我当时很难相信为什么会有人信这些?因为他们算的东西,一听就是假的,我们是用一种难以置信的态度来观察。我也希望通过拍这样一部电影,让更多的人不要去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

“我想讲一个戏中戏,进一个拍鬼片一个剧组发生的故事,喜剧加恐怖元素,这是我2014年写的本子。”
 
担心“导演马凯”不再让人感到惊艳吗?

一波三折之后,影片终于定档今年4月4日,放在清明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上映,也为影片增添了一丝神秘和诡异的气氛,很多观众跃跃欲试,准备去电影院一睹这部“恐怖佳作”的风采,片方还举办了盛大的首映礼,定名为“尖叫之夜”。

图片 3

“恐怖片在中国一片死灰,但《中邪》的出现却让它意外复燃。一位横漂导演,花费几万元,用伪纪录片的方式为这个类型挽回了尊严。”
 
这评价不低,但第一次拿成片参赛的马凯依然在影片放映的时候,紧张到不行。
 
他和团队早早来到放映厅,盯着大屏下零零散散的四五个观众,窃窃私语道:“会有人来看吗?不会就这几个人吧。”
 
“谁知道一会儿‘哗哗’全部坐满了,我们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第二场更满,走廊上全都坐人了,”马凯回忆说。
 
人坐满了,可马凯还是紧张,他又怕人看到一半觉得没意思起身走了,“我印象很深,是走了一个,真的,我印象特别深,就走了一个。”
 
-“他走的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
-“我想还回不回来?”
 
马凯就这样,在一边充斥着“几万块钱拍的东西”终于能搬上银屏的欣喜,一边混杂着对于影片表现的担忧情绪中,度过了在First
青年影展的10多天。

没想到就在3月30号夜间,微博上突然传出了《中邪》撤档的消息,一时间各种传言纷至沓来,有说是因为影片宣传不当的,有说是电影过于吓人的,有说是放映版本还没最终定剪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小波也第一时间联系了发行方恒业影业的工作人员,并未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

马凯:很兴奋,因为那一届的评委会主席是王家卫,我能在这样一个青年电影节上拿到奖,评委会又那么重量级,所以就太难以置信,因为这个反差太大了。我只是横店的一个小横漂,突然蹦到了这么重量级的一个影展舞台上去拿奖,这真的是难以形容的心情。

图片 4

凤凰网娱乐:现在影片要上映了,你如何权衡作品当中的商业性和艺术性?

先是制片人孙德强开车时差点撞死一个行人,接着约好的一位演员在赶来片场的路上突发疾病无法参演,更诡异的是,收音设备莫名故障,有四天的拍摄素材没有半点声音,再后来,男主角在拍一场夜戏的时候失足跌入乱坟岗摔断了腰……

凤凰网娱乐:所以在写剧本之前,你就确定下了用伪纪录片的方式来拍摄?

重剪版增加镜头

马凯:我们首先是进行补拍,使它能够达到院线的规则,这是很重要的事。因为之前那个版本是不够格的,但现在补拍了,然后花了重金进行后期,达到能够上院线的这个标准,主要就是这一块。然后又加了很多小纸人的戏份。因为最早的那个版本,其实是没有小纸人吓人的,但新版中有很多它的戏份,也是新版最吓人的地方之一。

图片 5

马凯:刚开始的时候其实是有的,一些影评人和观众,对你的评价都太好了,你会有一些压力,你会考虑到接下来我该怎么拍?会不会让大家满意?但后来我调整过来了,大家对你的褒奖,可以留在心里,但是你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你做好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就OK了。

在拍摄《中邪》之前,马凯只是一个在横店各种剧组“漂着”的群演。他没有上过电影学校,有关电影的一切全靠自学,他痴迷于恐怖片题材,却囿于潦倒的经济状况,经常是先花几个月去跟组存点钱,再把钱用来拍摄自己设想的短片。甚至《中邪》的资金,都是制片人孙德强找人借的,总共7万成本,有2万给男主角付了医药费。整个拍摄团队,除了他和制片人孙德强,就只有6个他“横漂”认识的群演朋友。

这次《中邪》为了登陆院线,片方及马凯本人都做了很大的努力。不仅请到了金牌剪辑师孔劲蕾将影片从110分钟,剪到了节奏更加紧凑的95分钟,还补拍了很多小纸人吓人的戏码。由于整个制作过程时间较长,外界一度怀疑《中邪》在过审上面临了很多的阻力,对此马凯回应:“整个过程还是挺顺利的,我们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档期,于是就定在了今年的清明档,更符合这部电影的氛围。”

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于这样一部小成本影片及青年导演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小波还记得就在几天前,马凯还满怀兴奋地接受了独家专访,他的眼睛中闪烁着光芒,毕竟为了这部影片他确实付出了很多的心血。

图片 6

图片 7

凤凰网娱乐:作为受益者,对于FIRST影展这样一种机制有什么样的评价?

但在《中邪》里,这两点元素都没有。没有惊悚的配乐,没有刻意的恐怖妆容。这完全是一个靠影像和剧情吓人的故事,这一点与之前大家印象中国产恐怖片只会打情色擦边球、海报恐怖片子不恐怖的现象完全不同。

凤凰网娱乐:据说你为了拍《中邪》看了几百部片子?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横漂”导演:以小博大的《鬼影实录》启发创作灵感

图片 11

马凯确实应该感谢FIRST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在此之前,他只是横店一名普通的群众演员,一个月才赚1500块钱。在剧组的耳濡目染使他对拍电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尝试自己写剧本、找设备,但是拿给投资人看却都被嗤之以鼻。偶然一次与朋友聊起《鬼影实录》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这部采用伪纪录片形式拍摄的恐怖电影成本1.1万美元,全球票房却超过两个亿,这样以小博大的成功案例使得马凯决定放手一搏。为了收集素材,他专门去找街头算命的人,观察他们的精神面貌。虽然成本小,但筹备期却和正式的院线电影一样长达两个多月,马凯在一段时间内集中观看了几百部类型影片,只为了学习镜头的运用,以及如何营造真实感。

图片 12

可惜的是就在3月30日晚间,突然传出了《中邪》撤档的消息,电影官微也发布声明,称“由于技术原因”,《中邪》将会延期上映,具体日期还未可知。我们试图联系导演马凯,但此时他已经拒绝任何采访,只是在微博上公开回应:“希望大家抵制盗版,感谢观众们的支持。”

如今我们能做的,也许真的就像马凯所说,尽量不要去看网络上流传的盗版资源,静心等待《中邪》的回归,毕竟在当下的电影市场,一部用心拍出来的恐怖片,真的是太难能可贵了

马凯:首先我在网上看了很多新闻,就是揭露这种民俗诈骗的。然后制片人带着我去找,去看一些街头算命的人,然后我们也让这些人算,去观看他们的那种精神面貌。

图片 13

陈可辛导演为马凯颁奖

图片 14

版本差异:补拍的小纸人是新版最吓人的亮点

图片 15

凤凰网娱乐:早年在横店做群众演员的经历对你的创作有哪些影响?

《中邪》主创团队

马凯:我们当时实际拍摄是18天,因为资金上短缺,很多戏份你只能拍一条。比如说有几场戏可能会损坏演员的衣服,但演员本身只有这么一身衣服,如果损坏的话可能就没有办法拍其它的了,你没办法拍第二条,你只能一条过,一条过你就得反复地排练。因为里面还有很多的长镜头,全是手持的跟拍的,这不像固定镜头那么简单,所以排练的就会很费劲。我们最长的时候,会排练11个小时,就为了拍这一个镜头。

图片 16

马凯:我记得贾樟柯导演说过,你找演员只要找对人了,这个戏就不用再怎么教了,说明找演员其实是很重要的。当时我在选演员的时候也是选了很多人,我觉得他们因为没有很系统地学过,所以他们身上生活的气息就会特别浓,我是相中了他们身上的这一点。找好以后我们就开始排练剧本里的戏,我会把我想要的那种表演风格告诉他们,让他们明白。虽然我们制作成本很小,但是我们在前期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剧本里所有的戏份全部都排练了一遍,排练到我们都满意为止。

目前《中邪》的豆瓣评分是7.0,好于81%的恐怖片,而其中的大部分评价还是来自16年看过展映的观众。

马凯:还是看观众对于影像的接受度,看看能不能包容这种恐怖的类型。因为大家现在很多专业的影评人看了给了好评,但现在真的要面向全国了,大家对你的期待到底会是什么样子?还是上映才知道。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