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中国的野史,但大家在电影和电视中并从未看出对于政党的攻讦

       不说这电影拍得如何,但是这样的电影我认为没有什么意义。通篇看到的都是中国人的麻木,愚昧,胆怯,没有底限。唯一的亮点或许是母爱吧,但在这样厚重的历史背景面前也只是一些点缀而已,更多的意义是在向商业靠拢吧。
       看完电影可能大多数人都会对国民党一片唾骂,委曲了二战主力的英魂们。历史我已不知道怎么去判断,讽刺的是台湾现在很自由,而那红旗招招的大场面却让我想起了从小到大的亲身经历。
       荒谬的超级大BUG,影片中还有一个重大亮点。“一群狗在吃人肉,背景是一群饥民在麻木的行进着。”这张照片在影片中非常之重要,导致将公大怒,甚至引发了一系列政治事件。想象一下,几千万饥民,连柴火都没得吃了,还能有狗去吃人肉?

“15年后,这个小姑娘成了俺娘,也没见她哭过,也不吃肉”。《一九四二》结束前的这句话,特别是“也不吃肉”四个字,让我瞬间瓦解崩溃。
狂人日记里说到,翻开中国的历史,满纸都写着“吃人”两个字,我小时候读到这里,以为是比喻。后来自己看了些历史,没想到是真的。
电影里面,吃人的野狗有一个定格,那猩红的狗眼一下子让我想起从前听到的故事。我爷爷告诉我,大饥荒的年代,我们村死人太多,抬人去埋的力气都没有。野狗吃人肉,吃得眼睛都红了。我当时以为我爷爷说的是比喻,没想到是真的。
《一九四二》是这样的一部电影,它把灾难那么赤裸裸地展现给你,150分钟的电影甚至让我对死人都感到开始麻木。要么饿死,要么被杀死,要么背弃自己的信仰,要么在死之前就已经死了。
有的时候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推给命运。《一九四二》不是《死神来了》,导演处心积虑的,不是虚构各种死法,而是怎么把吃人的事实告诉我们。我们这个民族很难容得下批评。说我们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可以,不能说我们缺乏贡献;说我们仁义礼信可以,不可以说我们尔虞我诈。电影对于吃人的吞吞吐吐,就是说明,现在的中国,还不能面对吃人的事实。
吃人的人和被吃的人,其实是同一群人。企图用两升小米做性交易的少东家,抢粮的饥民,苟活下来的东家,以后再也不吃肉的小女孩,对自己任何恶行都能找到借口的县长、处长、厅长、省主席、战区司令,被屏蔽信息同时主动屏蔽信息的最高领导人,哪一个不是吃人的人?哪一个最后不被吃掉了?吃人的故事,在中国不断上演。影片里李培基说:“如果这抗饥丸是真的,那秦以后就不会有灾荒了”。我揣测,他真正想问的是,秦以后就没有人吃人了?秦以后,也就是大一统以后,天下太平了吗?没有。人不再吃人了吗?吃得更多。
蒋鼎文声称,死灾民不过是死一个人,死士兵则要亡国。蒋介石去见烈士遗孤,那番话说得漂亮,有情有义。但是转眼烈士遗孤就作为道具去争取国家荣誉,去避免外交事故。这转眼就将被吞噬灵魂的孩子们,他们被当作奉献祭品被吃掉;那无数饥民,在生命价格比拼中不敌士兵,被吃掉。而饕餮们用来吃人的工具,就是国家利益,集体利益。
《一九四二》的场景让我们感到那么熟悉。厅长们的争执,面对上司的唯唯诺诺,禁止发行报纸,限制主编出境,每一幕都在现实世界不停上演。那么,我们离吃人或者被吃,还遥远吗?
顺便提一下,我爷爷所描述的野狗吃人吃到眼睛红了的年代,是在一九四二之后。

从开头刺猬带领大伙到东家找口饭吃结果演变成劫掠东家财物,少东家临死向瞎鹿求救瞎鹿的见死不救(虽然他救也不一定救的活,毕竟刺了心脏),逃荒途中东家的马车被抢走后求瞎鹿好让怀孕的儿媳妇搭个便车,换来了花枝的白眼。在电影中我们看到很多如此嘲讽的片段,正如鲁迅笔下那些麻木无知的乡民,这是冯小刚熟练的表现手法,是他擅长的电影语言,看过他的都市轻喜剧的应该对类似的讽刺感到熟悉。但是通篇看下来似乎我们看到的更多的还是这些对人在灾难中表现出来的人性之恶的描写,而灾难背后的原因,这应该是影片要表现的重点,却并没有足够的描写。我们在灾难中出现的恶习固然有必要去反思,姑且不论这些恶是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形而上的东西,这不是要影片延伸出来的问题,谁也无法给出个确切的答案。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导致这些灾难的原因,几千万的人流离失所,三百万的饥民给活活饿死。这些数据对于我们或许只是一堆冷冰冰的数字,可这是三百万条生灵的消失,试想一下要是你生活在一个二三线的城市,突然有一天你起床了发现整个城市的人口不见了,这就是三百万人口的一个大概概念。假如说导致这场生灵涂炭的大饥荒是天灾引起的,我们现在就没有太大的意义去探讨,天灾目前还不是我等弱小的人类能控制的。正如影片中白修德在铁轨上同国民党军官谈话中的一句话“can’t
be fucking
locusts”,天灾只不过是不作为政府的一句合法口号,仅仅是一句冠冕堂皇的话语。在饥荒出现后,如果能有政府的及时救助,就算不能救全部的饥民但至少也能减少好多死亡。大饥荒的问题恰恰出现在这个环节,信息的瞒报,新闻宣传的控制,政府内部的贪污腐败,都导致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我们在影片中并没有看到对于政府的诘问,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日理万机的委员长在看到狗吃人的图片后的痛心疾首并跑到教堂去忏悔,看完片子让我有一种感觉,觉得委员长真不容易啊,饥民也不容易,冯小刚不容易,广电总局也不容易,大家活着都不容易啊。
在叙事结构上,我不知道神父那条线有什么作用,只出场了两三次,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看的不知所云,难道神父和传教士的出现是为了说明主是没有什么用的,以后别信主了,你看你都这样了主依然不出现!难道这又是无神论的一个宣传?影片的故事似乎有些宏大,没有一个具体的见证人来讲述这个故事,只有在影片的结尾出现了画外音充当着类似见证人的角色。很奇怪为什么不用白修德来作为故事进展的主线,他就是一个见证人的角色,还是连接难民和委员长的人物,用他来串起整个故事应该可以更明快,而且有明晰的脉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难民的活动路线为线索,内容有些庞杂,似乎就是为了展现苦难。(据一些史料记载白修德是这一事件中起非常重大的作用,正是他前往河南考察后把这一事件通过电报发往《时代周刊》,《时代》刊登此事后蒋介石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才开始发粮赈灾,电影中明显弱化了白修德的作用。)影片给人的感觉,就像冯小刚自己说的,就是“虐心”,影片的气质略显黑暗,让人看不到人性的光辉和对前途的希望。我们在观看国外灾难电影如《辛德勒的名单》和《拯救大兵瑞恩》,虽然整个影片我们看到战争的残酷性,但我们也依然能从影片中看到人如何在灾难中显性光辉的一面又不让人觉得这是在说教和洗脑。好的灾难电影不应该仅仅是向观众展示苦难让观众反思,也应该让人看到温暖的一面,没有这些温暖的东西,影片的立体感会大大降低。
总的来说这部电影能出来就需要很大的勇气,毕竟这样的题材有人敢拍而且能上映,似乎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但遗憾的是我们看不到影片的尖锐性,该发力的方面却放着。当然,如果这片子有足够的尖锐性,恐怕就没这部电影了,我也不可能在这里长篇大论的了。算是个妥协的产物吧,在江湖混,哪能不妥协。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