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们看到不管是李米还是辛小丰,邓超饰演的辛小丰的形象是通过其内心戏和眼神戏树立的

昏沉的冲到影院顶着刺痛的冷气,看着一个个面孔冷静又艰辛的纠缠在生活里,每个镜头蕴藏的压抑下都是那种无法抗拒的挣扎,陈自道载着伊骨夏奔驰在高架上,陈自道和辛小丰争吵着要送走尾巴时,辛小丰用尽最后的生命哀求伊骨春时,这几个满是疮痍的片段眼泪就要躲逃而出。冷酷如影院的冷气一样,内心结满冰霜,救赎在哪里?
惊觉电影和《李米的猜想》是如此的高度重合,不管是邓超饰演的贩毒份子方文,转身变身为残暴杀人案潜逃的嫌疑犯辛小丰,还是焦虑暴躁的叶警官再到坚硬又不失温情的伊骨春,太多人物的巧合设定重合,小人物的背景下都有着这般隐忍又跌宕的关怀,2部电影邓超都作为主演,曹导硬是生硬的将邓超的角色逼到了绝境,所以我们看到被方文刺激下的周迅收获了影后,被自己逼上绝境的邓超收获了影帝。
高度重合的人物架构和故事脉络,警察与坏人,坏人于好人,那些活在痛苦挥之不去的小人物,当王研晖操着一口云南话满不在乎的复述自己的残暴时,那种愤怒仿佛又被拉回到了李米的出租车上,那个险些置李米于死地的裘火贵上,对他两次的遭遇都可气,可叹又觉可怜。郭涛那几个复杂的眼神让人惊喜,那段高架上的奔驰,那份想要触摸却触碰不到的情愫,那种想要挣脱的绝望是那么的血淋淋泪戚戚,段奕宏那份铁血的柔情下翻腾的不舍与无望又是如此的让人难忘。
两部电影,一个昆明拍摄,一个厦门拍摄,仿佛只有在这温暖的天气里,才会给角色给观众一丝一毫一次喘息的机会,忘了是谁说过:开车是思考的一种不错方式,所以我们看到不管是李米还是辛小丰,陈自道,出租车里上演最无情无奈的残忍印记,生活被剖析的面目全非。曹导太残忍,所有的悲惨交汇在一起变为一个再也无法抱有期待的叫做命运的东西。
李米在KTV唱着《当时的月亮》,辛小丰哭着求伊骨春照顾尾巴时,爱对于他们从此再也没有意义。少了窦唯渲染下的城市街道,厦门这个原本暖心的城市,那一刻变得是如此的冰冷…
去看这个电影吧,他未必是最好的电影,但它却是一部能让你冷静和触痛的电影。不太喜欢结尾温情的收尾,任性的觉得那样反而破坏了那种残缺美,对,有些美不就是残缺的却又让人痴迷癫狂并最终堕落到深渊么!

曹保平的最新作品《烈日灼心》上映后,既收获了票房,又得到了观众的好评,在豆瓣的上的得分为7.9分。但我却更喜欢他的另一部影片《李米的猜想》。
原因一是:曹保平在《烈日灼心》中对票房的妥协,对艺术的不坚持。
在电影原著中,灭门惨案确实为辛小丰(邓超饰演)三人所犯,原著中根本不存在电影结尾中出现的极恶第四人;并且在原著中,小女孩尾巴也不是灭门案中被杀女孩的私生女,而是陈比觉姐姐收养的弃婴;还有辛小丰三人在原著中是被房东举报的,根本不存在他们自首的机会。
显然,在电影中的这三个基础被改动后,电影的剧情出现了重大的BUG,故事不圆了。而犯罪片最基础的就是把故事编圆。曹保平以昆汀为偶像,自身又是编剧出身,却为了满足市场口味而使电影故事不圆滑,更重要的是失去了艺术要震撼人心的本质。
原因二是:
曹保平在《李米的猜想》中展现出来的:平凡人的爱也是多么震撼人心。电影《李米的猜想》中的人物都是平凡的,邓超饰演的毒贩小头目方文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王宝强饰演的人体小毒贩裘水天是一个普通的法盲农民工,周迅甚至在在脸上点上雀斑扮丑来饰演一个普通的的姐李米。裘水天千山万水中寻找女朋友小香;李米等了方文4年,拿着方文的照片问每一个坐她出租车的乘客;方文为了圆李米一个开超市的梦,而走上了贩毒的不归路。但最让人心理产生悲伤的是:在影片结尾,李米拿到了一个录像,这是方文四年来一直在她看不到的身边拍摄的她的生活点滴。方文看着心爱的李米尝尽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却为了保护她而不能给她安慰。
两个人明明相爱却不能再一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悲伤爱情。即使这两个人都不起眼,都没有人在乎,但这份爱情依然能震撼人心。而特别是像我们这样同样不起眼的人,更是会被深深打动。
曹保平在《烈日灼心》中让辛小丰三人有了超过普通人的人性,使电影失去了震撼力;他在《李米的猜想》中让所有的角色归于普通人性,却使电影具备了打动了人心的力量。

        在上海电影节斩获三黄蛋之后,烈日灼心逐渐为更多人所知。因为三个男主角都是自己比较喜欢的演员,因此,更加刻意的关注了这部电影。此前,不了解曹保平导演,因烈日灼心才知道曹导之前的几部电影,仅烈日灼心一部戏,让我对曹导顿时产生钦佩之心。在上海电影节上,曹导的获奖感言是“我认为电影总是该说点什么。”,曹导的烈日灼心的确是说了点什么。
        以评书开场说明七年前的凶杀案,把观众推向了上帝的地位,观众一开始便知道凶手是谁,接下来便展开一系列鼠躲猫的游戏。在这个猫鼠过程中,又充满了赎罪与拯救,法律与情义的对峙。整部剧的人物塑造非常鲜明,一心赎罪,甘当协警,不求升迁而又心思缜密的辛小丰;观察敏锐,心智过人,职业素养极高的伊谷春;的士司机杨自道与同样一心赎罪,但与辛小丰不一样的是,杨自道的一身的罪恶感是以活着为前提的。
        跟其他的犯罪片不同,烈日灼心把观众引向了对犯罪者的同情,深感人性的复杂,辛小丰杨自道以及陈比觉凶残行径之后的赎罪(收养了尾巴,视为己出),内心的煎熬,让人不禁感叹人性的善恶并存,并无好人坏人之说,就如杨自道向房东说明自己是好人一样,的确他们多年抚养一个孤儿,他们的付出确实可以够的上称好人,但多年前的凶杀案却又使他们足以称得上是坏人。然而更让人感叹的是法律可以因一人的恶行处决其生命,却不能因为一个人的善举拯救一个人,这便是法律与情义的对峙。虽然如此的法律实则是维护社会秩序,但当辛小丰被送上邢台,带着恐惧的目光无谓的挣扎,最终走向死亡谁也不能不像伊谷春一样发出“可惜”的感叹。
        辛小丰是一名协警,心思缜密,不顾生死冲锋在前,就像伊谷春所说的,辛小丰是块干警察的料。可现实就是这样骨感,烈日就是如此灼心,辛小丰就是多年前一起凶杀灭门案的凶手,也因此他终日忐忑不安内心波澜不平,凶杀案引起的心理阴影挥之不去,他内心充满罪恶感,他渴望赎罪,尽管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收养孤儿视为己出,隐姓埋名苟且偷生,辛小丰仍旧内心煎熬难耐,尽管如此,但生活还算平静。可随着新任警长伊谷春的到来,仅存的表面的平静也终于被打破了,埋没多年的秘密终于还是暴露在了在烈日之下,为一念之差的行凶而赎罪多年的辛小丰及当年的同伙还是带着无奈恐惧被剥夺了生的权利。面对伊谷春的怀疑,内心的紧张恐惧没有打破辛小丰缜密的心思和冷静的心态,伪装同志企图推到伊谷春的怀疑。邓超饰演的辛小丰的形象是通过其内心戏和眼神戏树立的,看似普通却内心煎熬,演的相当到位。饰演红酒庄的吕颂贤在接受某采访时说当时邓超在戏外是无法沟通的,自己完全无法跟他聊天,可见邓超入戏之深。此外,邓超的同志戏份,激情缠绵,甚至也少有的成为影片的宣传素材。本片邓超成功的将辛小丰的形象鲜明的展现在观众面前。
        伊谷春的警长形象代表的是正义与法律,心智过人,与辛小丰同样心思缜密,有着极高的职业素养,多年前的那起灭门凶杀案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块心病。辛小丰高度紧张的精神,手灭烟头的动作等细节引起了他对辛小丰的怀疑,缜密的心思和极高的职业素养最终使他“侦破”了凶杀灭门案。伊谷春坚定执法,坚信法律的同时,又有着一丝柔情,破获辛小丰案情的同时又对他充满惋惜之情,探狱辛小丰是的一句“可惜了”道出了伊谷春内心的无奈。段奕宏把伊谷春的形象塑造的非常精准,怀疑的眼神,试探的对话,对辛小丰一个个质疑的细节演绎的相当成功。回顾段奕宏之前饰演的银幕形象,无论是《团长》中的龙文章还是《海上孟府》中的孟文禄,段奕宏的眼神戏实在是令人佩服,影帝形象实至名归。
        杨自道与辛小丰一同参与了当年的凶杀案,同样内心忐忑,一心赎罪。但与辛小丰不一样的是,杨自道的赎罪是以保住性命为前提的,当得知被伊谷春怀疑之后他初衷是送走尾巴,离开厦门,直至后来获知尾巴患病真相才选择留下尾巴,继续坚守。杨自道对尾巴去留的决定是人性从自私到善意的切换。
        何谓好人,何谓坏人?“法律就是人性的低保”
,烈日会惩戒罪恶,也会灼心。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