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靖公主一颗心,不能说男人不勇敢

       画面每帧都很美,像小说里的故事。看完后惊异于三颗星的平均得分。可见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啊。
       
       第一部还厌恶于小唯的自私,但是这次她太惹人爱怜了,成全了别人自己又不得善终,结局就这么草草结束,不甘心啊。

   寒冷的极地中的湖里冰冻着一张绝世倾城的脸,连美丽的小雀也爱上这个美轮美奂的容颜,上演了《冰河世纪》中相试的片段,小雀用坚硬的嘴敲开了冰冻500年的湖面。千年美艳的容貌被绝美的冰天雪地里的冰湖所冻住的画面我就被秒到了。

文/布宜诺斯
       如果说,当年《画皮》还是正正经经打着“改编聊斋志异”的招牌,基于古典人物,编写现代感的小三故事,如今的《画皮2》已经仅余那一场皮,故事、人物基本都是新的,能和蒲松龄扯上关系的只剩下小唯的狐妖身份,所以,编剧和意识里头难免加进一些开放性、现代性的东西,于是,这何止是一场痴恋,一个“闻杜鹃花香”的念头,根本就是一场女性主义逆袭。

       霍心公主的感情或许是真的,但霍太在意外在的东西,女尊者会伤了自尊太强的男人,爱的越深退缩越厉害。张爱玲说过遇见你我便得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欢喜并开出一朵花。
所以霍逃避了。不能说男人不勇敢,这个时候的强势约等于虚张声势,所以让人唏嘘不已的大嘴郭芙蓉和相濡以沫的夫君离婚的结局也是必然,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何故?今天碰巧韩国女总统朴槿惠就职,典礼上她讲道:“我没有家庭可以照顾,没有子女可以继承财富。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做总统是一个女人政治生涯的极致吧。朴完成了人生的大理想,但我依旧认为这样的人生是不完整的。由于东西方观念不一样,像撒切尔夫人下班后仍回家照顾家庭是不可复制的,一个强大的成功女人后面必定站着内心更为宽广和博爱的男人,他的爱像大海包容着女人峥嵘的棱角。强大的女人少见,能包容的海样男人更少见,于爱情上,撒切尔夫人属于极度幸运的,而朴槿惠属于被上帝忽略的。

   五颜六色的飘带在旷野中随着小唯的狂奔肆野的飘舞,恍惚中觉得不是狐狸精而是仙女。

       首先,片中处于主导地位的是两个女人,一颗女人心。靖公主和小唯,无不独立自主有感情有担当。前者贵为公主,身负高强武艺,有着一颗全天下最炽热的心,心里怀最深的爱和坚持——哪怕霍心逃避八年,哪怕霍心不存于世。这样的爱才是非功利、最真挚、独立于对方存在与天地间的。这样独立、魄力的靖公主,只因执着,只因长存于心最美好、最稚拙的那份情感和回忆,连最宝贵的自我都愿意放弃,换上别人的皮,用别人的身份,只求留在所爱身边,这是多么可贵又可怕的一场牺牲。

      和爱情有关的,除了地位才能性格,不能不提皮相。

   在浩浩荡荡的被奴隶们拉的华美的车里,小唯莞尔一颦一笑,就让那个让桀骜不驯的烈马都诚服的男人魅惑于小唯之下。

       小唯就更不用说了,身为美貌狐妖,早看穿世间大部分男人心中的软弱和谎言,所以面对他们的心才坦然吃得下去,那些肮脏的心,有还不如没有。但就算这样清醒、无所不能的小唯,却也念着“从前有个人,他说他爱我,然后我信了”。她教给靖公主“男人只要皮相”的道理,最后还灰飞烟灭了自己,还靖公主一颗心,还附赠一张好脸(或者说,她灰飞烟灭是为了给靖公主一张好脸,附赠一颗心……其实更符合本文的立意)。她想做人,就要去做,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一切后果。

      公主说,美貌人人都爱,你没有错。
      小唯说,男人要的,唯有美貌。
      霍心说,我看这皮一千次,一千次会被她盅惑。
      世间之爱,有多少能够不始于皮相?有多少故事都是开始于初见面的相视一眼,一见钟情由此而来。正因为有兴趣,所以才想接触想继续了解。不然,难道第一眼都能看到皮相之下如洋葱般层层包裹起来的灵魂么?不是每个人都能似沧月的镜里一眼可以看到白璎纯白发光的灵魂吧?
      到底皮相和内心有什么关系呢。
      简单来说,爱,始于外貌,久于内心。至于为什么有的人能够和不那么美的人在一起,是因为对方皮相之下的内心或者说彼此之间的爱战胜了不甚加分的外貌。所以霍心毁了双眼,不是因为他的不强大,而是给重视外貌的对方信心。
     红颜易逝,各自珍重。

   小唯布了个局,靖公主神勇杀敌救出了小唯。当寒冰来的时候,她当时就挡在了小唯的前面,还把自己最宝贝的宝剑扔了下来给小唯防身,谁也没告诉她是可以喜欢同性这回事儿的,也许她骨子里是爱上小唯的,只是自己不肯承认,只认定自己只深爱霍心一人。

       靖公主和小唯在水中的相拥,才是一场真正相知,两个女人,有着同样灵魂,所以才能共用一颗心,一同跳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