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有一个评论把师弟概括为,京剧文化艺术

   陈凯歌鼎鼎大名的片子了,看过剧照,看过影评,只是浮光掠影,就像红楼梦一样,评论看了不少,真东西倒没好好品品。我是个挑剔的人,我想。后来陈凯歌的无极等等我连一秒钟都没看,非得历史都公认了是好东西才肯花时间去看。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字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两个人,两首歌道出了“霸王别姬”的无奈与悲哀。同样,霸王别姬也形容英雄末路的悲壮情景.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义气尽,贱妾何聊生。”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字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两个人,两首歌道出了“霸王别姬”的无奈与悲哀。同样,霸王别姬也形容英雄末路的悲壮情景.

    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这部影片,那么我的词就是——残忍。无论是在戏班子学艺那一段还是后来几人的纠缠还有文化大革命时期的种种,我觉得,是一种极致的残忍。对于个人命运来说也是如此。师弟“张国荣”是如此,菊仙也是如此。菊仙这个女人很有意思,导演并没有把她仅仅定位于“师哥和师弟之间的女人”,而是性格饱满。菊仙很爱自己的丈夫,同时很有外交手腕,我想如果在当今社会,她恐怕是一个公关高手。而师哥段小楼,他也遭受了不少的重创,但是,仿佛,他的性格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记得有一个评论把师弟概括为“人格陷入”,把师哥概括为“人格浮出”,感觉这个说法很传神,切中要害。“人格浮出”的人仿佛对周围人的情绪的变化没有那么大的观察力,当然,这样也许会快乐的多,而不像“张国荣”,入戏太深,终成悲剧。

   最开始看霸王别姬的时候是因为有哥哥——张国荣,第一次看只感觉是挺好看的;第二次看,是马上艺考了,教编导的老师让我们写影评,我才认真的又看了一遍;这次是我第三遍看《霸王别姬》
。曾经在懵懂时看过霸王别姬,那时候纯粹是从故事片的角度去看此片。而这次,让我得以思考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这部影片和片中的角色。由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获四十六届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影片娓娓地道出一个关于戏、梦和人生的凄美故事。京剧,自从徽班进京这二百多年里的历史开始,到现在盛盛衰衰,但是依然是中国的国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该影片围绕一出京剧《霸王别姬》展现了段晓楼、程蝶衣和菊仙三个主人公在不同时代,在时代交接的悲欢离合,深有深度思考的意义。
  程蝶衣,无疑是贯穿这部戏的最重要的人物。也可说这部戏成就了张国荣,张国荣也成就了这部戏。“不疯魔不成活”,这种传统文化有一种邪异的魅力,再加上程蝶衣小时的奇特经历,所以程蝶衣真正沉入自己的“戏梦”中,改变性别改变性格地疯狂依恋着京剧、依恋着“霸王”以为自己真的成为了“虞姬”。这种痴迷与忘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在时代的交替中他因戏生祸却因戏免祸,因痴迷忘我却因现实颓废。
“就让我跟你唱一辈子的戏不好么?
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么?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分钟
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这是整部戏里我最喜欢的一段台词。在蝶衣的身上,我看到了“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也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时对京戏艺术的从一而终;二就是他对虞姬、对“霸王”——师兄段晓楼的从一而终。影片中存在日本侵略我中华那一段时期的剧情,而且日本都邀请了戏中的主角去给他们唱戏,可见日本人也喜欢我国的京剧艺术。但剧中,程蝶衣去为日本人唱了留
下了骂名。《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是个悲剧人物,因为没有人能理解他,理解他对这种艺术的痴迷程度,他给日本人唱戏不是为了献媚,而是希望通过外族人将这
种京剧艺术传播出去,并且不希望这种艺术衰落,这方面,他和《梅兰芳》中的邱如白又有相似之处。在他们的眼里,唱戏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名气,是因为他
们自己的爱好兴趣,从而上升到痴迷,为之献身。也许就因为这些人,京剧文化艺术,在当时那动荡年代也能如此盛行。他把自己完全献身于京戏,实际上是献身于
京戏《霸王别姬》所代表的永恒的中国文化精神。这种忘我的热爱铸就一种飘忽、无奈的凄美人生。沧桑人生中程蝶衣注定是因戏而生,因戏而痴,因戏而死,戏就是他的梦,戏就是他的人生。这样的他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最开始看霸王别姬的时候是因为有哥哥——张国荣,第一次看只感觉是挺好看的;第二次看,是马上艺考了,教编导的老师让我们写影评,我才认真的又看了一遍;这次是我第三遍看《霸王别姬》
。曾经在懵懂时看过霸王别姬,那时候纯粹是从故事片的角度去看此片。而这次,让我得以思考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这部影片和片中的角色。由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获四十六届法国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影片娓娓地道出一个关于戏、梦和人生的凄美故事。京剧,自从徽班进京这二百多年里的历史开始,到现在盛盛衰衰,但是依然是中国的国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该影片围绕一出京剧《霸王别姬》展现了段晓楼、程蝶衣和菊仙三个主人公在不同时代,在时代交接的悲欢离合,深有深度思考的意义。
  程蝶衣,无疑是贯穿这部戏的最重要的人物。也可说这部戏成就了张国荣,张国荣也成就了这部戏。“不疯魔不成活”,这种传统文化有一种邪异的魅力,再加上程蝶衣小时的奇特经历,所以程蝶衣真正沉入自己的“戏梦”中,改变性别改变性格地疯狂依恋着京剧、依恋着“霸王”以为自己真的成为了“虞姬”。这种痴迷与忘我似乎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的悲剧命运。在时代的交替中他因戏生祸却因戏免祸,因痴迷忘我却因现实颓废。
“就让我跟你唱一辈子的戏不好么?
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么?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分钟
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这是整部戏里我最喜欢的一段台词。在蝶衣的身上,我看到了“从一而终”
“从一而终”也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时对京戏艺术的从一而终;二就是他对虞姬、对“霸王”——师兄段晓楼的从一而终。影片中存在日本侵略我中华那一段时期的剧情,而且日本都邀请了戏中的主角去给他们唱戏,可见日本人也喜欢我国的京剧艺术。但剧中,程蝶衣去为日本人唱了留
下了骂名。《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是个悲剧人物,因为没有人能理解他,理解他对这种艺术的痴迷程度,他给日本人唱戏不是为了献媚,而是希望通过外族人将这
种京剧艺术传播出去,并且不希望这种艺术衰落,这方面,他和《梅兰芳》中的邱如白又有相似之处。在他们的眼里,唱戏不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名气,是因为他
们自己的爱好兴趣,从而上升到痴迷,为之献身。也许就因为这些人,京剧文化艺术,在当时那动荡年代也能如此盛行。他把自己完全献身于京戏,实际上是献身于
京戏《霸王别姬》所代表的永恒的中国文化精神。这种忘我的热爱铸就一种飘忽、无奈的凄美人生。沧桑人生中程蝶衣注定是因戏而生,因戏而痴,因戏而死,戏就是他的梦,戏就是他的人生。这样的他注定了悲惨的结局。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